余热回收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余热回收网 首页 资讯 行业新闻 查看内容

污染治理效果不明显 环境治理领跑河北两会热词

2016-2-24 09:17| 发布者: 余热网| 查看: 714| 评论: 0

摘要: 为有效改善空气质量,从2014年开始北京从压减燃煤、严格控车、调整产业、强化管理、联防联控、依法治理等方面采取重大举措,聚焦重点领域,严格指标考核,加强环境执法监管,认真进行责任追究。两年时间,北京市多部 ...
为有效改善空气质量,从2014年开始北京从压减燃煤、严格控车、调整产业、强化管理、联防联控、依法治理等方面采取重大举措,聚焦重点领域,严格指标考核,加强环境执法监管,认真进行责任追究。两年时间,北京市多部门、多地域协同作战,打响了一场治霾狙击战。
  
 

 聚焦重点领域深度治理雾霾 北京为了蓝天蛮拼的
  
  “要加大大气污染治理力度,应对雾霾污染、改善空气质量的首要任务是控制PM2.5,要从压减燃煤、严格控车、调整产业、强化管理、联防联控、依法治理等方面采取重大举措,聚焦重点领域,严格指标考核,加强环境执法监管,认真进行责任追究。”
  
  ——习近平
  
  2014年2月26日,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北京时,提出大气污染防治是北京发展面临的突出问题。他指出,要从压减燃煤、严格控车、调整产业、强化管理、联防联控、依法治理等方面采取重大举措,聚焦重点领域,严格指标考核,加强环境执法监管,认真进行责任追究。
  
  两年时间,北京市多部门、多地域协同作战,打响了一场治霾狙击战。市民和环保NGO也行动起来,从小事做起。
  
  对蓝天的向往,成为这场狙击战凝聚共识的基础和最原始的驱动力。
  
  2016年2月16日,天空湛蓝。住在西城区西四北二条的阎大爷拎着两个鸟笼子,坐在路边的水泥台上,眯着眼,晒太阳,遛鸟,看车来车往。
  
  根据北京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空气质量发布平台的信息显示:这一天,北京市的AQI(空气质量指数)为27,空气质量状况一级优。
  
  “今年过年天气好,连着都是蓝天。”阎大爷说。
  
  据北京市环保局数据,2016年春节期间(2月7日除夕—2月13日初六),北京市空气质量与去年相比,PM2.5平均浓度下降19微克,中重度污染日减少2天。
  
  从去年全年情况来看,与2013年相比,2015年北京市空气中的二氧化硫、二氧化氮、PM10和PM2.5浓度分别下降49.1%、10.7%、6.1%和9.9%。
  
  每一微克污染物浓度的改变,背后都是庞大的系统工程——压减燃煤、控车减油、治污减排、清洁降尘等等。
  
  “总书记讲话2周年了,对于我们环保人来讲,最大的靠山就是习总书记的讲话。”北京市环保局副局长方力说,一头有党和中央,市委市政府的努力,另一方面有公众的期待。这场与雾霾的战役,会长期而又艰巨,但胜利可期。
  
  再见了,煤球
  
  每年冬季采暖季期间压减燃煤约60.8万吨——如果用载重10吨的重型卡车来装的话,需要六万多辆,这些车头尾相连,差不多可以从北京市区排到河北邯郸。
  
  阎大爷已经在北京生活了82年。以前的冬日,夹几块煤球放进炉子,几分钟不到,红色的火苗呼呼蹿上来,整个屋子都暖和起来了。一个煤炉子温暖了他记忆里的整个冬天。
  
  那是老北京记忆里的“两白一黑”时代——吃的白菜和白薯,用的是煤。在没有大面积市政供暖的时候,老北京整个冬天的采暖都得靠煤。煤带来温暖,也带来二氧化硫——这是雾霾的一大组成部分。
  
  北京市环保局大气环境管理处工作人员曾景海说,实际上,在1998年,因为煤烟污染,北京的空气质量已经比较恶劣了。“无论晴天或者阴天,整个天都灰蒙蒙的,街道、工厂、工地边都飘散着一层灰尘。”但那时人们对环境污染的感受还没那么强烈。
  
  当时,作为雾霾组成物的颗粒物已经肆虐。北京市委市政府提出“北京市大气污染防治控制对策”,决定治理城市燃煤小锅炉和小茶炉等低矮污染源,减少颗粒物。三年后,北京市又开始针对平房住户,推行“煤改电”工程。
  
  阎大爷家是五六年前用上电暖炉的。“每天晚上开5个小时,温度就能达到22摄氏度;开9个小时,就有26摄氏摄氏度。”阎大爷算了一笔账:加上“煤改电”给居民的政策性补贴,平均一晚的电费4元;而当时用的蜂窝煤涨到了一块1.5元,如果一晚用4块蜂窝煤,就得6元。“还是用电划算,干净还方便。”
  
  去年年末,东城区和西城区已经基本实现无煤化。
  
  这两年,“煤改电”计划继续向郊区扩展,怀柔等地的部分村民已经用上了蓄能式电暖器。根据2013年发布的《北京市2013—2017年清洁空气计划》,到2017年,将完成郊区农村25万户的“煤改电”工程。
  
  按相关报道,从2001年至今,全市“煤改电”用户总数达到了38.45万户。以每个采暖季期间城区居民户均燃烧1吨煤、农村居民户均燃烧4吨煤计算,每年冬季采暖季期间压减燃煤约60.8万吨——如果用载重10吨的重型卡车来装的话,需要六万多辆,这些车首尾相连,差不多可以从北京市区排到河北邯郸。
  
  针对燃煤锅炉的治理也在进行。截至去年年末,城六区已经实现了无燃煤锅炉,四大燃煤电厂已经关停了三座,剩下的一座预计今年可以关停。
  
  根据北京市环保局提供的一组数据,以二氧化硫的削减为例,从1998年到2015年,二氧化硫的年均浓度都呈现出下降趋势,其中2015年同比下降幅度最大,达到了38.1%。
  
  机动车的罪与罚
  
  据环保部门评估,去年年末的两次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中,机动车限行对减排的贡献率约两成;阅兵等几次重大活动期间,限行对减排的贡献度甚至达到三四成。
  
  北京市环保局2014年做的一项PM2.5来源解析研究发现,在本地污染排放中,“贡献度”最大的是机动车,达到了31.1%。其次是燃煤、工业生产和扬尘。
  
  作为北京本地PM2.5的首要来源,过去两年里,相关部门对机动车的治理更为严格。
  
  比如,针对各类新车,北京市使用了更严格的油品标准——甚至高于国家要求,每执行一次新标准,单车的污染都会降低三到五成;公交车等八大行业的重型柴油车加装了DPF(壁流式颗粒物捕集器)。“国际科学研究表明,DPF可以减少九成以上的颗粒物。”北京市环保局机动车排放管理处副处长连爱萍介绍。
  
  老旧车淘汰也在同步进行。统计显示,去年年底,黄标车已经被基本淘汰。2014年,全市淘汰了47.6万辆老旧车机动车;2015年,淘汰了38.9万辆。以2015年为例,淘汰的老旧机动车每年可以减少污染物排放共9.16万吨。
  
  连爱萍透露,减排效果比较明显的是限行。这不仅包括单双号限行,也包含对大货车、渣土车等重型柴油车的管控措施。早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,北京已经在全市大范围内尝试机动车单双号限行措施。据媒体报道,限行之后,市区主要道路车流量比限行前下降了21%,车速比限行前提高了约27%。
  
  此后不久,机动车尾号限行成为常态。从2008年10月11日开始,北京市政府决定实施工作日高峰时段区域限行措施,即北京市内机动车按尾号每周停驶一天(法定节假日和公休日除外)。截至目前,车辆尾号限行政策已经实施7年。
  
  2015年,北京市新修订了《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》。新预案规定,当空气污染达到最高红色预警级(即预测未来持续三天以上出现空气重污染)时,将在全市范围内实施机动车单双号限行。
  
  新预案发布当年,北京首次启动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。据环保部门评估,去年年末的两次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中,机动车限行对减排的贡献率约两成;阅兵等几次重大活动期间,限行对减排的贡献度甚至达到三四成。
  
  截至2015年年底,北京市的机动车保有量已经达到了561.9万辆,与2013年相比,新增18.2万辆。但机动车污染物的排放量,在这两年则一共减少了近20万吨。
  
  环保执法者的“牙齿”
  
  北京市环保局副局长方力认为,环保执法者终于有了“牙齿”——按日计罚、查封扣押和限产停产。“铁腕治污”,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。
  
  十多年前,北京市环境监察总队副调研员穆亮刚刚大学毕业。第一次到工地上进行扬尘检查。工地负责人问:“你们是环卫的?”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返回顶部